云南玉溪水电站建设“威胁”绿孔雀栖息地

发布于 2017/4/20 21:00:26 962 次阅读 17 条公众意见
云南 绿孔雀 嘎洒 水电站 濒危

《云南省红河(元江)干流嘎洒江一级水电站》

环评报告解读及公众意见征集

绿孔雀是云南风情的第一象征,国家Ⅰ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同时也是全球性濒危物种。我国仅有云南亚种,分布于云南和西藏东南部一带。


2013年至2014年,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调查结果显示在近5年内云南省历史分布的34个县中,仅11个县市的14个地点有绿孔雀野外记录,种群数量不足500只,目前已经成为中国最濒危的野生动物物种之一;在14个分布点中,楚雄州双柏县恐龙河自然保护区的绿孔雀种群密度和数量最大,即嘎洒一级水电站附近的恐龙河自然保护区绿孔雀数量最多。


项目概况

云南省红河(元江)干流嘎洒江一级水电站坝址位于云南省玉溪市新平县境内,该水电站采用堤坝式开发,坝型为混凝土面板堆石坝,最大坝高175.5m,电站装机容量270MW,年发电量10.84×108kwh。水库总库容17.74×108m3,正常蓄水位675m,相应库容14.91×108m3,调节库容8.22×108m3

红河干流水电规划了十一个梯级电站,该项目水电站为其中的第一级电站,同时属于红河干流的龙头水库和控制性工程。

其他

一、项目选址合理性

环评报告通过对施工“三场”(取土场、砂石料场、弃土场)、移民安置点等选址分析认为,该项目选址合理。项目施工现场见图1、图2

早知道环评师观点:

1、项目选址不合理。

按照《关于进一步加强水电建设环境保护工作的通知》(2012年)“在自然保护区、风景名胜区及其他具有特殊保护价值的地区,原则上禁止开发水电资源。


根据环评报告,该项目水库回水淹没区距离恐龙河自然保护区边界最近仅30cm,绿孔雀主要活动区位于恐龙河自然保护区,且野性中国奚志农老师团队在嘎洒一级水电站附近河滩拍摄到绿孔雀及其活动痕迹,水电站建成后该河滩将被淹没。绿孔雀拍摄照片见图3


据相关资料显示,该项目所在区域是云南省乃至全国绿孔雀数量最多的区域,绿孔雀数量约58只,占云南省绿孔雀总数(以500只计)的12%且绿孔雀属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及全球濒危性物种,因此,该区域具有特殊保护价值


该项目距离恐龙河自然保护区较近,该项目及红河干流多级水电站大规模建设,极有可能导致栖息地被淹没。因此,该项目选址不合理。

 

二、环评程序合法性

1)流域规划报告审批情况

嘎洒江一级水电站属于《云南省红河(元江)干流梯级综合规划报告》及《云南省红河(元江)干流罗郅~大黑公河段补充规划报告》中规划的梯级电站。上述规划报告均取得水利部办公厅出具的审查意见。

 

2)流域规划环评审批情况

20069月原国家环保总局在昆明市主持召开《红河干流梯级综合规划环境影响报告书》(下文简称《流域规划环评报告》)审查会议,审查会总体结论为“报告书应按规划环评导则的要求,认真补充、修改后,再复核”。报告书编制单位按要求进一步修改后,20087月将修改后的报告书报送环保部。(规划环评仅取得专家评审意见,没有取得环保部批复)

 

3)流域规划回顾性环评审批情况

《云南省红河干流水电开发环境影响回顾性评价报告》于20137月编制完成》并报送环保部。201311月环保部对《回顾性评价报告》进行了批复,批复文件认为:嘎洒江一级水电站没有重大环境制约因素,对环境影响相对较小,经项目环评批复后可适时开发。

嘎洒江一级水电站环境影响评价过程中,环评单位委托云南大学开展了陆生生态影响专题等专题报告编制。


早知道环评师观点:

1、回顾性环评报告对绿孔雀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的影响分析内容缺失,项目建设对环境影响小的依据不足。

《云南省红河干流水电开发环境影响回顾性评价报告》(下文简称《回顾性环评报告》)是该项目环评得以批复的关键支撑材料之一。根据《回顾性环评报告》:戛洒江一级电站一共有国家级保护鸟类6种,分别是松雀鹰,普通鵟,凤头鹰,鹊鹞,红隼和白腹锦鸡等。


《回顾性环评报告》遗漏了蟒蛇和绿孔雀等两种国家Ⅰ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因此,该报告得出的“嘎洒江一级水电站没有重大环境制约因素,对环境影响相对较小,经项目环评批复后可适时开发”的结论依据不足。

 

2、在红河干流《流域规划环评报告》未取得环评批复情况下,对该项目环评报告进行审批,不符合环评审批要求。

按照要求,水电站梯级开发须先获得流域规划环评批复,方可开展水电站建设项目环评。


根据该项目环评报告,《红河干流梯级综合规划环境影响报告书》于2007年取得评审专家意见,但目前还未取得规划环评批复。因此,该项目环评报告审批不符合环评审批要求。规划环评结论是开展建设项目环评的支撑性依据,规划环评未审批,开展建设项目环评是否可行存在疑问。


此外,云南省动物研究专家表示,红河干流大规模的水电站开发建设,对干流沿线区域生态破坏极大,该区域仅有的绿孔雀栖息地极有可能消失。

 

二、项目建设及运行对主要环境敏感点的影响

该项目环评报告,分环境敏感区、水环境、空气和声环境、生态环境和社会环境等分别列示了环境保护目标,其中环境敏感区包括双柏恐龙河州级自然保护区双柏白竹山—鄂嘉省级风景名胜区。生态环境保护目标中包含对绿孔雀、蟒蛇的保护要求,工程实施对绿孔雀、蟒蛇的主要影响源为施工和水库淹没


20085月至2010年,因大湾水电站、小江河水电站、阳太铁矿项目建设已先后三次调整恐龙河自然保护区面积,调整减少的面积共计869.9公顷(869.9m2),约占保护区总面积的十分之一。(摘自《恐龙河自然保护区的动植物资源现状及保护对策研究》作者:王恒颖等,国家林业局昆明勘察设计院)

 

(一)、对双柏恐龙河州级自然保护区的影响

恐龙河自然保护区边界已于2008年至2010年进行3次调整(调整内容见图4,截图来自《恐龙河自然保护区的动植物资源现状及保护对策研究》,调整后保护区的东面、北面海拔控制高程为680m

该项目水库淤积回水水位均不超过相应地段的保护区最低海拔控制线,水库淤积回水对保护区不产生直接的淹没影响,但距坝50.142km 水库淤积回水与保护区边界(高程679.85m)较为接近,高差0.15m,水平距离约0.3m~0.5m

环评报告中附具了相关部门出具的“关于戛洒江一级水电站不涉及恐龙河州级自然保护区的证明,但环评公示文本无该附件。

早知道环评师观点:

1、该项目库尾淹没区距离自然保护区较近,环评报告应补充项目实施可能对保护区造成的不利影响进行分析、评估。

该工程淹没线距离保护区边界仅0.3m~0.5m,水库运行中水位调节可能会造成尾库附近的库岸失稳,从而使回水区范围扩大至恐龙河自然保护区,甚至淹没绿孔雀栖息地,环评报告应补充该部分影响分析。

 

2、恐龙河自然保护区部分核心区紧邻河道,项目的建设是否对恐龙河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有影响存在疑问

根据《恐龙河自然保护区的动植物资源现状及保护对策研究》,恐龙河自然保护区分为核心区及试验区。按照该保护区规划图,部分核心区紧邻河道,环评报告未明确临近该项目一侧的保护区是否为核心区。

  

(二)对绿孔雀栖息地的影响

环评报告提到,工程评价区野外调查未见绿孔雀活动,但有活动痕迹,访问调查表明,绿孔雀有夏季会到评价区周边农田中觅食的习性;其主要活动区域为恐龙河自然保护区低海拔区域,数量50~70 只。


环评认为,绿孔雀主要分布于评价区之外,邻近该工程评价区的自然保护区内,但有时会到评价区范围内觅食,工程施工将迫使其暂时放弃工程区附近觅食地点,工程施工对其在保护区分布并没有显著影响。绿孔雀见图5

早知道环评师观点:

1、环评报告对项目所在区域绿孔雀现状调查不够全面,环评报告关于绿孔雀影响情况的结论缺乏依据。

环评报告提到,水电站正常蓄水位675m时,水库回水长度为53km,即淹没陆地范围长达53km。此外,据野性中国团队现场调查,在嘎洒一级水电站附近河滩发现绿孔雀及其活动痕迹,该河滩位于水库淹没范围


据云南省动物研究专家介绍,目前云南省内绿孔雀数量及生存环境不容乐观,绿孔雀数量不超过500只,而该项目所在区域绿孔雀数量约占总数量的12%,该项目的建设导致大范围陆地淹没,对绿孔雀栖息地(包括河滩活动场所)影响较大。

 

2、环评报告应补充工程实施过程工程占地、水库淹没区等使绿孔雀、蟒蛇栖息地减少的影响分析,并提出针对性保护措施。

环评报告对项目评价区内分布的2种国家Ⅰ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蟒蛇和绿孔雀,仅就工程施工进行了简单的影响分析,未对工程淹没和占地对其栖息地减少进行针对性影响分析,也未对蟒蛇和绿孔雀提出针对性保护措施。

 

3、环评应在绿孔雀集中分布区设置陆生生态监测点。

环评提出了4个陆生生态环境监测点,项目附近有绿孔雀集中分布区,环评却未在该处设置陆生生态监测点。

  

(三)对元江苏铁的影响

根据环评报告,工程淹没区内调查到元江苏铁6株。

 

早知道环评师观点:

1、评价范围内元江铁苏分布数量缺乏依据,环评应调查、核实评价区内铁苏数量,并补充工程实施对元江铁苏的影响。

根据《恐龙河自然保护区元江苏铁种群结构》(作者:马猛、杜凡、李瑞年、刘娟)对恐龙河保护区礼社江流域(该项目涉及的元江也属该流域)元江苏铁调查结果显示,调查区域元江苏铁种群密度较高,平均11/100m2。该项目距离恐龙河自然保护区较近,为了做好国家Ⅰ级保护植物—元江苏铁的保护工作,环评应调查、核实评价去苏铁数量。

 

2、该工程清库时若发现元江苏铁等采取移栽保护的措施可操作性较差,应结合苏铁数量调查等情况,由专业人员制定保护方案。

环评提出在清库时若发现更多的元江苏铁植株或其他保护植物需一并移栽以进行保护措施,结合植物生长特性及元江苏铁的保护性,移栽措施可操作性较差。


建议安排熟悉苏铁保护的专业人员,尽快开展工程陆域占地区苏铁等保护植物详查,标明其位置分布及数量,制定更为具体的保护方案。


图1 项目施工现场(一)


图2 项目施工现场(二)


图3 到项目附近河滩觅食的绿孔雀


图4 恐龙河保护区调整情况


图5 恐龙河保护区规划图(图片来自国家林业局网站)


图6 在河滩附近山林活动的绿孔雀


(施工现场照片及绿孔雀照片均来自野性中国奚志农)

环评师总体观点

1、项目选址不合理。


2、在红河干流《流域规划环评报告》未取得环评批复情况下,对该项目环评报告进行审批,不符合环评审批要求。


3、回顾性环评报告对绿孔雀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的影响分析内容缺失,项目建设对环境影响小的依据不足。


4、恐龙河自然保护区部分核心区紧邻河道,项目的建设是否对恐龙河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有影响存在疑问


5、环评报告对项目所在区域绿孔雀现状调查不够全面,环评报告关于绿孔雀影响情况的结论缺乏依据。

 

6、应按照要求,尽快依法开展环境影响后评价

《环评法》规定,项目建设、运行过程不符合经审批的环评文件的情形,建设单位应进行环境影响后评价。

该项目环评生态环境现状调查不符合实际情况,对绿孔雀、蟒蛇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等影响分析不充分等均不符合经审批的科学、全面、真实的环评文件情形,须按要求开展环境影响后评价,重点关注工程建设对生态环境的影响,并提出减缓、补救措施。

 

7、建设单位应依法履行环境信息公开职责,公开环评报告附图、附件及其环评支撑性资料,并积极主动回应公众关切的绿孔雀栖息地保护问题。 




欢迎使用早知道平台相关解读。转贴需授权,使用请告知!联系方式:0871-65641323 艾莎






您的打赏将支持更多环评师加入公益解读


公众意见

正在加载公开的公众意见...

关注本项目

《环境影响评价公众参与暂行办法》《环境保护公众参与办法》等数条法律法规对公众参与环保做出了详细规定,公众可以在有关信息公开后,以信函、传真、电子邮件或者按照有关公告要求的其他方式,向建设单位或环评单位、负责审批或者重新审核环评项目的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提出公众意见。